政策法规

各地金改动态:全省点赞瓯海“一诺千金”新突破
日期:2016年06月07日 来源:

  解决农民“融资难、融资贵、担保难”作为社会热点问题,一直以来被反复聚焦强调。走进农村,脚下不起眼的土地是农民的命根,眼前的房子沉淀着他们一生中绝大部分的财富。然而在现代体制框架下,这个具有“村集体”性质的产权房、集体土地,却一直游走在现代金融的“绝缘地”中,农村金融改革亟待破局。

  事实上,温州作为金融改革的前沿阵地,早已开始探索三农资产抵押贷款,尤其是瓯海农商银行推行的“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受到了全省农信系统的关注。在上周召开的全省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业务暨“两权”抵押融资业务现场会议上,“一诺千金”的创新模式在短短半年时间撬动了2.65亿元的农村资产融资,赢得了一致点赞。

  架接农民和资本的桥梁

  金融资本的注入是推动农村建设发展的动力,如何有效架接农村与金融资本则成为瓯海农户最大的期盼。不管是作为不动产的农房,还是动产农业机具、农作物、牲畜等在农户眼里最有价值的资产,因为受到产权制度、登记流转制度的制约,无法直接转化成有效的抵()押品,向银行贷款融资更是无从说起,这成了拦在农户眼前的首要难题。

  去年10月,瓯海大胆破局,专门推出“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新模式,首次将贷款依据聚焦到“农户的承诺”,“一诺千金”有效解决了农民贷款难题。

  而对于这个“承诺”的鉴定很简单,瓯海农商银行董事长潘志坚表示,只要农民认为有经济价值、银行认为可以托管的风险可控资产都可以成为抵(质)押担保物。

  潘志坚的大胆设想搭建起三农与资本的桥梁。

  徐协春是瓯海丽岙街道的花木大户,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曾想到,去年底他凭借两间5层农民房和116株名贵花木作为综合抵押物,在瓯海农商银行递交申请后,总计获得1000万元贷款,而这笔资金成为了他事业快速发展的“催化剂”。

  据不完全统计,瓯海区近10万农户中,至少有300亿元融资需求得不到满足。一些农民创业因为没有担保抵押造成“无米之炊”,创业致富之路受阻。在瓯海农商银行推行“一诺千金”的实践探索过程中,目前瓯海全区已有106个村开办“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业务,随着新业务的推进,除农房授托代管以外,农户用安置房指标、拆迁协议、经济合作社股份分红权等做承诺融资申请创业及消费贷款,目前已办理指标类授托融资52211718万元,农村股权质押贷9164万元,引发强烈的社会反响。

  瓯海农商银行在三农资产抵押贷款上探索的是温州在农村金融改革征途上的一次有益尝试,而去年底,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试点落户在温州的乐清、瑞安等地,其金融机构在农房抵押贷款上也已经摸索出一条具有“温州特色”的发展之路。

  领跑两权抵押改革探索

  不到半年时间,瓯海创新模式得到了农户的认可,也获得了全省农信系统的好评。

  会上,浙江银监局农金非现场处处长郑联胜表示,在重重困难前面,瓯海农商银行在两权抵押融资方案中走出了艰辛的一步,“从瓯海的改革中可以学习到,任何困难是可以来想办法克服的,我们应该增强改革的自信,甚至说把自信转化为自觉。”

  如何满足农民需求、如何进行有效的农村金融改革,在这个问题上,瓯海农商银行有了很好的答案。浙江省农信联社副主任江丕贤说,在农村金融改革中,金融机构应该把“根”深到农村,切实满足农户需求,才能最后实现“叶”茂。

  事实上,在农村金融改革的探索早已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今年中央1号文件中三农问题仍然是重点,帮扶农村弱势群体,带动农民脱贫致富实现小康,两权抵押贷款改革这也是实践普惠金融的重要部分。

  浙江银监局巡视员袁亚敏在会上指出,瓯海的实践是一件小事情,但却有着大意义。农村“沉睡”的资产如何融资,曾经是困扰着农民、金融机构及地方政府的难解之题。瓯海“一诺千金”解决了农民资产无法转换为资本的问题,瓯海农商银行率先破了这个题。“事实上,在现代的金融业态下,农村合作金融必须要有创新思维,从瓯海农商银行走出的第一步可以看出,创新其实不需要高大上,而要切实抓住市场需求。很多的办法都是从探索实践中来,金融机构要有改革的勇气和信念,怀有对三农的爱,实现创新和突破。”